550亿跟谁学遭做空背后:去年利润大涨10倍 幕后老板身家320亿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0-04-13 浏览次数:

   继瑞幸咖啡、好未来自曝财务造假、爱奇艺被做空事件之后,在线教育公司跟谁学也“中招”了。 近日,跟谁学CEO陈向东召开媒体沟通会,全面否定了2月底做空机构GruzzlyReseach针对跟谁学的空报告内容,称诚信是跟谁学的核心价值观之一,不存在任何造假。 随后的4月9日,跟谁学再次举行投资者沟通电话会,披露了多项财务数据细节以及快递发货量、APP下载量等。

   截至4月9日收盘,跟谁学股价报美元/股,上涨%,最新总市值为亿美元(约合亿元)。 据了解,跟谁学隶属于北京百家互联科技有限公司,由原新东方集团执行总裁陈向东于2014年6月创建。

   2015年3月30日,公司宣布A轮融资5000万美元。 2019年6月6日,跟谁学登陆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。 跟谁学目前旗下有跟谁学、高途课堂等品牌。

   2020年3月,胡润研究院联合国际教育平台胡润百学发布《2020胡润百学·全球教育企业家榜》,其中49岁的陈向东以320亿元财富位列第三。

   遭遇做空此前的2020年2月底,跟谁学发布2019年Q4财报后,GruzzlyReseach发布了针对跟谁学的59页做空报告,称“跟谁学是教育上市公司中最差的标的。 消息发布后,跟谁学股价走出了“V”字形,盘中最高跌近6%,最终收跌%。 据了解,做空报告中称,跟谁学2018年虚增%盈利,并通过关联方北京优联环球教育科技有限公司、百家云图粉饰财报,让财务数据好看;2020年1月耗资亿在郑州购买的三栋楼,实际总投资仅7500万元,存在转移资金的嫌疑。 除此之外,做空报告还表示,跟谁学曾要求入驻的教育机构使用虚假账号刷单,第三方流量监控平台也显示访问量和下载量远低于同行。 即使在今年春节疫情期间,也未进入行业前五;其联合创始人之一宋欲晓在IPO前突然离开,继任者沈楠在之前的任职公司Sinoedu的名声存疑,有多起欺诈诉讼;创始人陈向东在山东的两家金融公司,未拿到监管机构审批和许可证,风险很大。 当时,跟谁学回应称,GRIZZLYREPORTS的报告充满了基本的财务常识错误,以及捏造的指控,他们与审计委员会及律师团队进行了充分沟通,并决定不对这种充满了猜测和妄议的报告多加评论。 随着4月初瑞幸咖啡自曝财务造假,中概股遭遇遭遇“信任危机”,这也波及到了跟谁学,股价接连几天遭遇下跌。

   陈向东曾表示,他本来认为不用沟通就过去了,但现在发现大家觉得中国的股票不可信,如果风气再蔓延的话,将对中概股造成打击,以后新的公司在美国上市基本上变得艰难。

   随后的4月8日,陈向东召开媒体沟通会,回应做空报告中指出的问题,称诚信是跟谁学的核心价值观之一。 公司数据经受德勤审查没有造假,内部已在2019年年底成立督察部,每月核实业务数据。 不存在刷单、注水,没有从关联公司中提取任何利润。 关于做空报告所指的3家关联公司,陈向东称跟谁学不但没有跟这些公司拿到一分钱,还给了两家公司300万,给另一家进行了资金和资源投资。 关于郑州买楼问题,陈向东称GrizzlyResearch列出的7500万元的证据,是2016年时郑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公布的该地块的建设项目信息,当时显示的总投资数字是7500万元。 但该地产项目初步作价是亿元。

   利润大涨10倍在普遍亏损的在线教育行业,跟谁学因过于亮眼的数据受到市场广泛关注。

   4月3日,跟谁学公布的2019年年报显示,2019财年总收入为亿,同比增长%;归母净利润亿,同比增长超10倍;总付费人次达到万人,同比增长%。 其中,2019年谁学净资产收益率更是高达%,远高于其他同行。 据了解,新东方在线的净资产收益率为-%,好未来为%,新东方的%;销售毛利率方面,跟谁学高达%,新东方在线、好未来、新东方则分别为%、%、%。 同时,从财报上看,高速的盈利增长也的确给跟谁学带来了大量的经营性现金流入。 2019财年,跟谁学的经营性净现金流达到亿元,较去年同期的亿元增长%。

   其中,仅学费相关的递延收入就高达亿元。 陈向东曾在微博表示,(跟谁学)是中国K12在线教育公司中唯一一家规模化盈利的公司、中国第一家连续5个季度收入同比增长超过400%的在线教育公司。

   不过,教培行业资深人士、原新东方在线COO潘欣曾称,“全行业都亏损的情况下,一直没看懂跟谁学为什么能保持高增长且盈利。 ”4月8日,陈向东表示,公司能保持高增长与独特的经营策略有很大关系。

   跟谁学聘用了一批行业里顶尖的老师,其客单价保持在行业领先水平。

   而大班模式又能将这批老师的产能进行了规模化利用,这使得2019财年跟谁学的毛利率达到了75%,净利润率也超过了13%。

   高枕无忧?一位长期从事K12培训运营的业内人士称,名师是跟谁学的产品壁垒,也是跟谁学的潜在风险点所在,如果出现名师离职会影响到它的业绩,所以如何锁定名师考验着跟谁学团队的管理能力。 跟谁学财报显示,截至2019年12月31日,跟谁学目前共有176名讲师,其中56名讲师为全职在线独家讲师,“我们当前采用实时在线大班业务模式,我们的前10名讲师授课的课程中分别创造了%(2018年)和%(2019年)的总净收入。 ”为了继续吸引和留住高素质的教学人员,跟谁学教学人员的薪酬有所增加,教材费用的增加以及办公室租金的增加。 据了解,跟谁学的成本从2018年的亿元增长%至2019年的亿元。 GrizzlyResearch在做空报告中称,跟谁学的教师薪酬要比对手公司高出40%到50%。 但大班模式不难模仿。 时间财经从学而思网校处得知,该平台已经开始采用大班直播模式。

   而名师也可能被竞争对手挖墙脚。 跟谁学在2019年财报中多次提及名师流失可能带来的风险,不容忽视的是,跟谁学的运营成本或不断提高。 据了解,跟谁学曾披露获客成本只有400元,明显低于行业平均水平。 某在线教育公司前高管曾表示,跟谁学获客成本低可能与跟谁学的社群运营有关,有很多公司在挖跟谁学的社群运营。 部分业内人士表示,随着竞争日渐激烈以及独特性丧失,跟谁学靠低廉的获客成本而获取高利润的模式变得难以维持。

   对此,陈向东表示,2018年时的确有一波微信红利,那些流量曾经有1个亿的用户。 但到了2019年,各家的获客成本由于依赖外部采购已趋于一致,但流量买来之后,通过主讲、辅导及销售环节,和内部运营、技术体验等环节后,最后的留存有天壤之别。 如果学生多次续报,获客成本会显著降低。 与此同时,跟谁学的销售费用还是在大幅增加,2017年、2018年和2019年的销售费用分别为7530万元、亿元和亿元。

   跟谁学称,销售费用主要包括与营销和品牌推广活动有关的费用、对参与销售和营销工作的人员的补偿、流量获得费用以及其他杂项费用。

   跟谁学提示风险称,将来他们的销售费用绝对会增加,因为他们希望进一步增加付费课程的入学人数。

   时间财经联系跟谁学了解经营相关情况,截止发稿未获得回复。

   (责任编辑:王晨曦)中国网财经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。 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构成投资建议。

   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